搜博网 网站首页 随笔美文 查看内容

2018-11-13 01:12| 发布者: Dusnon| 查看: 76| 评论: 0|原作者: 仲然

摘要: 东方刚有点儿鱼肚白,耳旁便传来公园晨练人抽打陀螺的响声。每一鞭子都响彻云霄,每一鞭子都划破清晨寂静的天空,每一鞭子都在抽裂我清晨的美梦。我无奈地笑笑,翻身下床,走到窗前,打开窗户,让更多新鲜的空气进到 ...
        东方刚有点儿鱼肚白,耳旁便传来公园晨练人抽打陀螺的响声。每一鞭子都响彻云霄,每一鞭子都划破清晨寂静的天空,每一鞭子都在抽裂我清晨的美梦。我无奈地笑笑,翻身下床,走到窗前,打开窗户,让更多新鲜的空气进到房间。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,伸了个懒腰,向远处眺望,我想看到更多的美好,让我的心情尽快美丽起来。

        即便奋力调整,瞌睡虫还是在午睡前来光顾我了。我找到沙发,慢慢地躺了下去。

        小野丽莎的那首《玫瑰人生》响起,是我的手机铃声。本来就睡得很浅的我马上坐起,拿过手机,接通。“老程,做甚呢?”是友人的声音,我提了提精神答:“在公司,早晨起得早,想来个回笼觉,哈哈!”友人大声说:“睡啥觉,大好的天儿。走,钓鱼去!我十五分钟后来公司接你!”我还没有说出“好的”,对方已经挂断,电话里传来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”的盲音。我取下眼镜,搓热双手,上下来回在脸上按摩了十余下,起身,走向储物间。

        友人是个守时的人,在时间观念上从不含糊,也是他见证了我三年来的第一次迟到。我迅速整理好针对马上要去的水库所需装备,静候友人。

        “呀,你还把衣服都换了啊!”友人惊讶地说。我边提着装备走到车边说:“干啥就要像啥嘛!认真,不含糊,对自己有交待。”此话一出,友人愣了一下,低头打量了自己的装束,小声说:“我想着咱们就去玩一会儿,就没换衣服。不过,你说得对,充分的准备,遇事才从容嘛,向你学习!”我没接话,只是继续将装备装车。

        我拉上车门,系好安全带,一扭头,友人笑嘻嘻地指了指后排说:“衣服行头在车上,你看,我到了再更换,嘿嘿。”

        车子启动,向目的地驶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邀请
下一篇:蒙 歌上一篇:约 定 (二)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