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博网 网站首页 随笔美文 查看内容

2019-1-17 18:15| 发布者: Dusnon| 查看: 119| 评论: 0|原作者: 仲然|来自: 斗茶学堂

摘要: 常钓黑坑的钓友都知道,黑坑老板通常会定下很多的他们的规矩,不同的钓场规矩也各不相同,什么杆长不得超过多少,线长不超过多少米,还有就是饵料使用的限制,更细致的就连鱼钩是否有倒刺以及鱼钩的大小也有限制。即 ...
      常钓黑坑的钓友都知道,黑坑老板通常会定下很多的他们的规矩,不同的钓场规矩也各不相同,什么杆长不得超过多少,线长不超过多少米,还有就是饵料使用的限制,更细致的就连鱼钩是否有倒刺以及鱼钩的大小也有限制。即便如此,到了冬季无法野钓的钓友也会趋之若鹜,我也是其中一员。

      早就听说距离本地四十多公里外开了几个青鱼黑坑,也常听钓友讨论上鱼情况,心里痒痒的,总想着去看个究竟一展身手。

       雨夹雪下了一夜,把儿子打发了上学也才六点四十,雪并没有停的迹象。站在窗前我有些犹豫,今儿要不要出钓,但一想到昨儿和钓友吴哥的七点集合约定,我赶忙穿戴整齐,出门下楼。

      吴哥比约定时间晚了四十分钟,在此期间我并没有催他,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守时的人,晚到一定是有原因的,再说了,钓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去与不去对我来说都好。

      “抱歉,仲然,有点儿事耽搁了,不好意思啊!”吴哥一脸歉意地说。我笑了笑问:“那,那,咱们今儿还去不?”吴哥想了下,说:“确实这个点有点晚了,既然计划了,咱们就跑一趟吧!”“那我们就去那儿把几个钓场都转一遍,就当踩点了,钓不钓去了钓场再说,你看行不?”我提议。吴哥点了点头:“好主意!走,出发。”

       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到了第一个钓场,转了一圈走访了若干钓友询问鱼情,最后决定离开,去下一个。又是重复老一套,再离开,继续前行。到了第四个钓场,已经十一点了,钓场很安静,老板很热情,钓友很少,我和吴哥当即决定,留在此地,下竿垂钓!

      天渐渐黑了,我俩却一条鱼也没钓到,距离本场结束还有几个小时,剩下的一个本地钓友换上了夜光漂。我和吴哥开玩笑说:“换装备!”吴哥明白我的意思,我是换上大号鱼钩,采取拖钓锚鱼钓法,这种钓法在很多黑坑是被明文禁止的!

     “你该早点换装备!这都天黑了!”吴哥说。“我这是特殊钓法,有点耍流氓,老板看到不好吧!”我笑着回答。“老板没规定呢!可以搞!”旁边钓友鼓励说。“老板规不规定在我看来我这都是违规钓法,既然知道是违规的那就只有在黑夜搞搞,也算是对老板的一种尊重吧!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邀请
下一篇:南墙上一篇:乡音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